第二次美国大分裂:从未真正“统一” 这是谁的美国? - 新闻 - 奋斗在美国 - 美国留学生论坛|在美中国留学生交流社区|专注于服务在美华人|美国最大的中文网站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奋斗在美国

奋斗在美国 首页 新闻 查看内容

第二次美国大分裂:从未真正“统一” 这是谁的美国?

2020-7-15 01:23| 发布者: 江海志| 查看: 2472| 评论: 0

摘要: 即使我站在第五大道朝某个人开枪,我也不会失去选民。——特朗普(2016)01美利坚从未真正“统一”(united)世界上有两个美国:一个是特朗普和福克斯新闻的“愤怒的美国”,他们仇视移民,宣扬种族主义,否认科学和 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

即使我站在第五大道朝某个人开枪,我也不会失去选民。——特朗普(2016)


01


美利坚从未真正“统一”(united)


世界上有两个美国:一个是特朗普和福克斯新闻的“愤怒的美国”,他们仇视移民,宣扬种族主义,否认科学和真相,“戴口罩毋宁死”,热衷于阴谋论,高举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大旗;另一个美国是我们“记忆中的美国”:一个自由、民主、法治、创新、科学、包容、多元的“灯塔国”。



福克斯新闻是特朗普心中唯一的“真新闻”


如今的美国,正处在历史上第二次大分裂之中,第一次大分裂是南北战争时期(1861-1865),围绕解放黑奴的战争最终以北方胜利而结束。此次分裂程度甚至超过第一次分裂,因为人们连基本的事实(真相)本身都难以达成一致:


• 44% 的共和党受访者认为比尔·盖茨将通过新冠疫苗将跟踪芯片植入人体。只有 19% 的民主党受访者、24% 的独立党派人士相信这种观点。


02


阴魂不散的李将军


第一次大分裂时期,南方军队总司令罗伯特·李将军,最终率领军队投降。战争结束后,李将军反对为自己修筑雕像和纪念碑,希望国家能尽快走出战争伤痛。虽然李将军早在 1870 年就去世了,但他的“撕裂影响”却延续至今,这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。


李将军去世后,美国兴起“失落的事业”思潮。这种思潮认为,南方邦联明知注定失败却还坚持战斗,是为“捍卫南方生活方式”的理念而战,用这块遮羞布巧妙淡化了奴隶制这一“原罪”。在这一思潮推动下,20 世纪 20 年代开始美国多地陆续修建李将军雕像,他的形象甚至出现在美国硬币和邮票上。


1950-1970年代,美国爆发浩大且持久的民权运动,针对黑人的“显性歧视”逐步被消除。1957年9月25日,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派遣101空降部队的1000名士兵,护送以“小石城9勇士”闻名全美的黑人学生从“中心中学”正门进入学校,成为历史的经典画面。



但隐性的歧视从未消失。在“美利坚分众国”总统特朗普上台后,撕裂加剧了。


2015 年,新奥尔良市将最后一座李将军雕像移除;2016 年,休斯敦市决定将“罗伯特·李中学”更名。



2017 年 8 月,弗吉尼亚州政府准备拆除罗伯特·李的雕像。结果引发了美国种族主义者的大规模骚乱,他们手举火炬高喊“一个种族,一个国家,停止移民”的口号,暴力冲突造成了 38 人死伤。在这场冲突中,特朗普总统顾左右而言他。


03


弗洛伊德之死


树欲静而风不止。今年 5 月,黑人乔治·弗洛伊德被跪杀,再次引发全国骚乱。在这场至今仍未停歇的全国怒潮中:


• 美国国父华盛顿、杰斐逊的雕像被毁。杰斐逊虽曾写下“人皆生而平等”的不朽名句,但他曾拥有 600 名黑奴。华盛顿也是如此。



• 发现“新大陆”的哥伦布雕像被毁。新大陆的发现,给印第安人带来了灭顶之灾,也催生了黑奴贩卖。


• 美国内战时期南方邦联政府“总统”杰斐逊·戴维斯的雕像被毁。


• 美国国歌《星条旗》作者弗朗西斯·基的雕像被毁。


• 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·特朗普的木质雕像在她位于斯洛文尼亚的老家附近遭纵火后被移除。



黑人的愤怒,不仅仅因为弗洛伊德之死,更是因为他们对社会现实的愤懑。


如今,美国被撕成了两半,愤怒的两半。


皮尤研究中心 2015 年研究显示,美国中产阶级家庭所占比例已不到一半,从 1971 年的 61% 减少到 49.4%,中产阶级已不再是这个国家的大多数。


美国正在从“橄榄型社会”走向“哑铃型社会”。



04


奥巴马当选加速了美国大分裂


2008 年在金融危机的风雨飘摇中,奥巴马当选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。


这是一个梦幻般的时刻,是高呼“I have a dream”的马丁·路德·金梦想成真的时刻。


然而,危机恰恰在这时萌芽。


奥巴马的当选,令美国白人群体非常震惊和失落。特朗普之所以在选举中拿奥巴马出生证大做文章,政治上的原因很简单:白人不愿意接受奥巴马当总统这样一个事实。


一个哲学意义上的问题出现了:这是谁的美国?


05


谁的美国?


从法律上讲,美国是所有美国公民的美国,不论肤色和种族。但是,任何国家都存在“路径依赖”。美国最初的移民是白人,第二批移民是黑人(但以奴隶身份),第三批是其他族群例如拉美裔和亚裔。如果把美国比喻成一家公司的话,在很多白人眼中,只有白人才是美国的“开创者”、是原始股东,其他人是来打工的经理人或者普通员工。


早期的美国移民具有高度的“同质性”:除印第安人之外,1790 年美国有 392.9 万人,其中 69.8 万是奴隶。在白人当中,60% 是英格兰人,80% 是不列颠人,98% 是新教徒。首任美国首席大法官约翰·杰伊说:


• 感谢上帝,给了我们国家如此团结一致的人民,他们有共同的祖先、同样的语言、信仰同一宗教、遵从同样的治理原则,习俗风尚非常相近……


沧海桑田,物是人非。白人群体慢慢发现:1)白人占人口比重不断降低;2)白人在工作中竞争不过新移民。原因很简单:新移民初来乍到,往往比较拼搏、吃苦,而且成本低。


亨廷顿在 2004 年出版的《谁是美国人?》中,敏锐地发现族群结构改变“对美国民族认同的挑战”。


06


“新移民”改变美国


特朗普痴迷于修墙的背后,是白人对新移民的愤怒情绪与日俱增。尤其是来势汹汹的墨西哥移民。


• 20 世纪 70、80、90 年代,墨西哥人分别占美国全部合法移民的比例为 14%、23% 和 25% 。


• 美国非法移民数量 1995 年为 400 万人,2000 年达 1000 万人。其中,墨西哥人分别占 58% 和 69% 。


• 2000 年,在美国以外出生的美国移民中,按原籍计算,墨西哥以 784 万位居第一(占 27.6%),排在第二名的中国仅为 139 万人(占 4.9% )。


• 2002 年美国非拉美裔白人生育率为 1.8,黑人为 2.1,拉美裔为 3 。


从某种程度上讲,这是孽债:墨西哥人是唯一有资格对美国提出“领土要求”的移民群体:得克萨斯、新墨西哥、亚利桑那、加州、内华达州、犹他州的土地几乎全部曾经属于墨西哥。


更令白人不满的是,墨西哥人的海量涌入给美国社会的“同质性”带来了严峻挑战。墨西哥人的“归化率”仅为 32.6%,在诸多移民群体中垫底,远低于菲律宾人的 76.2% 和华人的 68.5% :


• 墨西哥人喜欢扎堆。2000 年,墨西哥裔移民中有 2/3 居住在美国西南部,其中一半在加州。据估计,2010 年洛杉矶人口中 60% 是拉美裔,导致洛杉矶的学校沦为“墨西哥学校”。


• 在移民人口占多数的街区,墨西哥人会让子女保持原有语言不变。西班牙语(墨西哥的官方语言)的流行,已经成为无法改变的趋势。


• 美国西南部正沦为美国的“魁北克”——加拿大魁北克地区是法国人后裔,至今仍说法语、信天主教。在美墨边界美国一侧的 12 个重要城市中,拉美裔人占全市人口 90% 以上的有 6 个,80% 以上的 3 个,70% 以上的 2 个,只有 2 个城市低于 50% 。


△墨西哥裔人庆祝美国独立日


下面这件事刺痛了很多美国白人:


• 1998 年洛杉矶一场足球赛,大量墨西哥裔美国人只给墨西哥队加油,对美国队喝倒彩,向美国球员扔东西,还殴打了一名挥舞美国国旗的观众。


有人将美国西南部调侃为“美西哥”(MexAmerica)、“墨西福尼亚”(Mexifornia)。罗伯特·卡普兰 1997 年评论道:


• 孤星州(得克萨斯州的别称)与墨西哥北部的统一,是正在悄悄地和令人厌烦地进行之中的历史。


07


奥巴马的美国 vs 特朗普的美国


可以说,奥巴马和特朗普代表的是两个美国:新移民的美国和白人的美国。


面对黑人乔治.弗洛伊德之死,为何特朗普和拜登的反应迥异?答案并不复杂:


• 大概 40% 的民主党议员由黑人、拉丁美洲人、亚洲人担任,而共和党中只有 6% 。


△被特朗普要求”回自己国家"的四名民主党女议员


2012年,奥巴马政府推出“童年入境暂缓遣返计划”(DACA)。


2017 年 9 月,特朗普正式宣布废除 DACA,引发大规模抗议。


2018 年 8 月,华盛顿特区联邦地区法官约翰·贝茨下令,特朗普政府必须完全恢复 DACA,包括接受新的 DACA 申请。


美国司法部“强烈反对”法院的裁决,强调“上一届政府违反了我们执行移民法的义务方针,为大批非法外国人施行了非强制性的移民政策。”


在弗洛伊德之死的社会动荡中,特朗普和拜登选择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美国“站台”。


08


特朗普的成功在于他看到了“另一个美国”


2016 年 11 月,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,举世震惊,很多人半天回不过神来:一个举止粗鲁、品行低劣、病态自恋、谎言连篇、从来不缺丑闻的人为何居然会胜选?


秘密在于:在“邪恶军师”班农的帮助下,特朗普发现了“另外一个美国”:43% 的选民是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。


这些人堪称特朗普的死忠粉。特朗普在 2016 年竞选时曾经狂言:


• 即使我站在第五大道中间,朝某个人开枪,我也不会失去选民。



特朗普 2016 年 10 月 22 日在铁锈地带的宾州的竞选演讲中说道:


• 我只为一个利益集团服务,那就是你们,美国人民。


这些“美国人民”是怎样的人?处于高收入年龄阶段(25-54 岁)的美国人,近四分之一没有工作。美国有五分之一的家庭,无人工作养家。4500 万美国人吃不起饭,4700 万美国人生活于贫困之中。


如何理解这批“死忠粉”?


吴敬琏先生、资中筠先生都曾向我推荐读一本书《乡下人的悲歌》。这本书是理解“特朗普崛起”和“美国大分裂”的钥匙。


2016 年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成功的第二天,《乡下人的悲歌》突然冲上美国亚马逊图书销售总榜第一名,因为作者万斯“以悲天悯人、体察入微的笔触进行社会学解读,分析了社会底层的白人如何推动特朗普的崛起。”


Hillbilly(贫困的白人群体)的孩子长大后前景黯淡,多深陷吸毒、酗酒、奉子成婚、家庭暴力、工作不稳定、贫困甚至坐牢的绝望处境。正是这些人成就了特朗普。


“影子总统”班农显然也受到了该书的启发。在 2017 东京演讲中班农说:


• J.D.Vance 写了一部了不起的书,叫做《Hillbilly Elegy》(乡下人的悲歌 ) 。书上讲述了特朗普革命的社会基础,美国的劳动阶层和底层人民的生活在过去几十年的倒退。


万斯出生于美国“铁锈地带“的一个普通工人阶层家庭。他受到上帝的眷顾而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,跻身成功人士。然而,他无法忘记那些和他一样的背景却在社会底层沉沦的千千万万人:在家乡经济日渐衰落的大背景下,当地人们生活陷入一个恶性循环:父辈们贫穷,酗酒,滥用药物,家庭暴力时有发生。没有前景的生活让他们充满怨恨与愤怒,受困于生计又使他们思维固化,所有的选择都毫无意义。生而贫穷“就如原罪一般,终身困扰着当地人”。万斯在《乡下人的悲歌》中写道:


• 我的童年很穷困,生活在铁锈地带(Rust Belt)俄亥俄州的一座钢铁城市。从我记事时开始,这座城市的工作岗位就在不断流失,人们也逐渐失去希望。我父母中的一位接近整整一生都在和毒瘾作斗争。把我带大的外祖父母连高中都没毕业。我的家乡小镇仅仅去年就有几十人因为吸毒死去。


• 我想让人们知道那种对自己濒临放弃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以及为什么会有人放弃自己。调查显示,白人工人阶级是美国最悲观的群体。拉美裔移民当中许多人面临着难以想象的贫穷,但白人工人阶级比他们还要悲观。美国黑人的物质生活前景仍然落后于白人种族,但白人工人阶级比他们还要悲观。


• 1970 年白人孩子住在贫困率 10% 以上的社区的比例为 25%,2000 年,这一比例上升至 40%。2011 年,布鲁金斯学会(Brookings Institution)的一项研究显示:“与 2000 年相比,2005 至 2009 年间住在极度贫穷社区的居民更有可能是白人、土生土长、高中或大学毕业、自己拥有住房且不接受政府援助。”


班农指出:


• 特朗普革命的社会基础,是美国的劳动阶层和底层人民的生活在过去几十年的倒退。我们现在看到发生在美国的工业区域发生的是文化的坍塌,社区的解体解体。随着好工作机会的失去,造成的是作为家庭支柱的人只能找到的不足以养活家庭的工作,这样的危机是美国最大的危机之一。你们可能也听到了阿片危机,那也是美国最大的一个危机。


在美国,滥用处方和非法鸦片类药物,以及吸食过量造成死亡人数飙升,已达疫情水平,被称为“阿片危机”。以合成类鸦片为罪魁祸首的过量药物滥用,成为 50 岁以下美国人的主要死亡原因之一。2016 年,药物过量使 63,600 多名美国人丧生。据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估算,仅 2015 年鸦片类危机造成的损失就达 5040 亿美元,接近 GDP 的 3%。被特朗普解雇的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将鸦片危机称为美国的“头号致命问题”。2017 年 10 月,特朗普总统宣布美国的鸦片危机进入“公共卫生紧急状态”。


连一向对特朗普批评有加的哈佛大学前校长、奥巴马时期的美国财长萨默斯也在 2018 年发表了一篇文章开始“重新发现特朗普的美国”:


• 我陪妻子在两周时间里,驱车穿越了北美大平原和落基山脉,经过了一些浪漫的“鬼城”,但更多时候,我们看到的是荒废的咖啡馆、加油站和旅馆。


△“天才经济学家”萨默斯在奥巴马讲话时打瞌睡


• 地广人稀的现象似乎不仅存在于农村,也存在于城市。我们参观的每一个景点都有足够的停车位,车位数量都是到访游客数量的 10 倍。我开始比过去更深刻地理解,在与土地的联系更为紧密的小地方,那些祖祖辈辈过着同样生活的人们是什么样的。在我们此行造访的大多数地方,人们过去几十年来一直倾向于投票支持共和党。


如果你理解了这些人的心理状态,就可以很好地理解为什么特朗普四处放炮却依然旗帜不倒。《乡下人的悲歌》这样描述乡下人:


• 当丢掉自己工作的时候,他还认为自己是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。他总是想要责怪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人。


• 社会学家的研究认为,乡下人很早就学会用逃避的方式来处理令人不安的真相,或者是假装现实比真相要好。


• 在米德尔敦,公立普通高中的新生中有 20% 在毕业前辍学。大多数人不会拿到大学毕业证书。走遍这座城市,虽然这里 30% 的年轻人一整个星期的工作时间加起来不会超过 20 个小时,但却没一个人意识到自己身上的懒惰。


奥巴马和失业工人喝啤酒


• 一位阿巴拉契亚大家庭的家长一生当中从没干过有固定薪水的工作。最终,他自己儿子的证词出卖了他:“父亲总是说自己曾经工作过。我看他唯一的工作就是动动自己该死的屁股。搞不懂他为什么不实话实说。父亲是个酒鬼,整天醉醺醺的,从没带过食物回家。是妈妈一直在养育着她的孩子们,如果没有妈妈的话,我们早就死了。”


09


全球化与美国锈带的塌方


美国乡下人的生存状态,深刻折射出了美国产业经济结构的变迁,以及全球化对美国底层社会的冲击。


万斯描绘了全球化如何摧毁自己的家乡:


• 现在的米德尔敦市中心就像是美国工业辉煌时期的一处废墟。阿姆科-川崎钢铁公司源于 1989 年一次并购,并购的双方是阿姆科和川崎(Kawasaki)。直到 20 世纪 50 年代,迈阿密流域雇员最多的‘四巨头’——辛辛那提的宝洁、汉密尔顿的冠军纸业、米德尔敦的阿姆科以及代顿的美国国立现金出纳机公司……川崎是一家日本公司。设想一下,在一座到处都是二战老兵和他们家人的城市中,这项并购消息宣布的时候,人们很自然就会想到东条英机跑到俄亥俄州的西南部开工厂来了。川崎的这项并购所代表的是一个难以忽视的真相:美国制造业在后全球化时代的不景气。阿姆科这样的公司想要存活下去,不得不进行重组。川崎给了阿姆科这样一个机会。如果没有这个机会的话,米德尔顿的门面企业很可能早就分崩离析了。


10


特朗普主义只是病症而非药方


特朗普的确听到了这些底层民众的声音,但特朗普主义并非药方。奥巴马说:



特朗普与奥巴马总统交接仪式上的肢体语言


• 这不是从特朗普开始的。他是一种症状,而不是原因。他只是利用政治家多年来一直煽动的怨恨。


特朗普粗鲁、偏执却大受欢迎,因为他的举止正是乡下人的影子,他们喜欢这样粗鲁的人,更重要的是,特朗普喜欢找“替罪羊”,这正是乡下人最开心的事情。万斯写道:


• 我们经常在嘴上说努力工作有多么重要,但却告诉自己找不到工作的原因是我们感觉到的不公:所有的工作都被中国人夺走了。这些都是我们为了解决认知不协调而编造的谎言——我们看到的世界与我们宣扬的道理之间的大相径庭。


失败者往往心怀怨恨。特朗普利用了这些人的“愤怒”,将奥巴马-希拉里描绘成腐败的既得利益者。万斯写道:


• 我的高中同学没有一个上常春藤,而奥巴马上过两所常春藤名校,且都表现优异。他聪明、富有,说话像个宪法学教授——事实上他就是。他口齿清晰、声音动人、说话不偏不倚,不像我们这地方的人;他的履历完美的吓人;他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自信,因为他深知现代美国任人唯贤的体制就是为他打造的。


与奥巴马-希拉里相比,这些乡下人来自另一个美国:


• 生活状况不佳,对社会心怀不满。


• 受教育程度低,通常远离主流媒体,缺乏理性思辨能力。


• 不屑于倾听那些“理性、负责任”的声音,只愿意倾听那些愿意关心他们状况的特朗普们。特朗普之所以肆无忌惮攻击主流媒体,正是因为他的粉丝压根儿就不看那些媒体。


• 凭直觉思考,对特朗普们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否“靠谱”缺乏判断力。


• 他们不在乎真相,只希望听到自己认为的真相。这是特朗普谎话连篇但支持率不减的关键原因。


• 认为自己遭遇了“不公平对待”,希望惩罚那些被认为加害自己的人,例如社会精英群体、华尔街和中国制造。他们喜欢“替罪羊”。


著名学者勒庞在《乌合之众》一书中生动揭示了底层民众的心理特征:


• 群体不善于推理,却急于采取行动。


• 他们就像受到催眠的人一样,一些能力遭到了破坏,另一些能力却有可能得到极大的强化。


• 群体在智力上总低于个人。


• 群体没有能力做任何长期的计划或打算。


• 群体表现出来的感情无论是好是坏,其突出的特点就是极为简单和夸张。


• 由于群体太好冲动、太多变,因此它不可能是道德的。


• 当他加入一个不负责任的群体时,因为很清楚不会受到惩罚,他便会彻底放纵野蛮和破坏性的本能。


• 群体没有推理能力,它无法表现出任何批判精神,不能辨别真伪或形成正确的判断。


悉尼大学的基恩教授说:


• 民粹主义之所以如此诱人,是因为它能唤起人们对改善生活的期望。但这样的改善是有代价的。


这些领袖往往具有很强的人格魅力,他们煽动群众的三大手法是:断言法、重复法、传染法。特朗普是经典案例:他断言希拉里是骗子(crooked Hilary)、媒体都是假新闻(fake news),不论别人如何指出他的“事实性错误”但都照说不误,谎言重复 1000 遍就会变成真理。拿破仑说过,“重要的修辞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重复。”


《乌合之众》指出:


• 领袖更有可能是个实干家而非思想家。在那些神经有毛病的、好兴奋的、半癫狂的人中间,尤其容易产生这种人物。他们对别人的蔑视无动于衷,或者这些只会让他们更加兴奋。


特朗普当选是给美国社会的“警钟”。但是,特朗普主义并不能真正解决美国面临的问题,他只是一剂麻醉药而已。


11


“两个美国”的又一次对决


2020 年 11 月的大选,其实是“两个美国”的再一次对决。


2016 年大选,特朗普的成功在于刺激了“乡下人”站出来投票。


2020 大选,族群的撕裂、疫情危机和阴暗的社会前途将刺激更多人出来投票。


特朗普 2020 年大概率下台,原因在于:


• 弗洛伊德之死,引发了美国人对特朗普种族主义的质疑和警惕。少数族裔在过去四年已经看清了特朗普的“白人主义”真面目,必将在 2020 年大选中捍卫自己的生存权。



• 新冠疫情失控,引发了美国人对特朗普能力和人格的恐惧。


• 特朗普对“美国核心价值观”的破坏,引发了美国国家认同感的危机。


• 利用社交媒体定向“洗脑”,是特朗普的杀手锏。但最近社交媒体平台开始“封杀特朗普”:推特、Reddit、谷歌旗下的YouTube、亚马逊旗下的 Twitch 都开始限制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激化仇恨的言论。唯一一个没有封杀特朗普的 Facebook,不仅遭遇员工抗议,而且被抵制:美国民权组织号召全体广告商 7 月停止投放 Facebook 和 Instagram 广告,阿迪达斯、星巴克、可口可乐、联合利华、福特、大众汽车、微软等纷纷宣布加入抵制阵营。


• 共和党人正在觉悟:特朗普一度成功绑架共和党。但随着其行为的日趋极端化,越来越多忍无可忍的共和党人开始说不,并将在 2020 年大选中爆发。共和党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“林肯计划”(Lincoln Project)当天发布了一则视频广告,嘲讽特朗普的对华政策,“中国知道特朗普是谁:软弱、腐败、受人讥笑,中国每次都能打败他。不管特朗普说什么,中国都一眼把他望到底。”


在全美民调中,特朗普的支持率已经下降了8到9个百分点,赢得连任的可能性不到 40%,相比之下,5 月份时这一数字为 50% 。高盛(Goldman Sachs)策略师本周早些时候指出,从市场定价预测来看,民主党看起来有可能分别以 62%、61% 和 85% 的支持率拿下白宫、参议院和众议院,高于 2 月 26 日的 43%、30% 61%。


美国第二次大分裂走向何方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2020年11月份的总统大选。拜登呼吁:


• 特朗普的愤怒和分裂政治是没有答案的。让我们一起找回这个国家的灵魂!


的确,这次大选是美国的“灵魂之战”,它将重新界定:美国是谁的美国?美国是怎样的一个国家,以及美国能否继续伟大。“林肯计划”号召美国人民:


• 是时候做出选择了,美国,还是川普。


 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寻好东西

国家一级演员工资才3500?宁静说钱太少不敢相信!

国家一级演员工资才3500

近日,演员宁静在采访中爆料自己有固定工资,她说自己多年前刚刚进入

卡戴珊和侃爷破镜重圆?又度过一次“离婚风波”?

卡戴珊和侃爷破镜重圆?

上周,金·卡戴珊和“侃爷”(坎耶·维斯特) 被拍到在车内发生争执。

海清亲儿子罕见露面!书法曾被当作杂志封面?

海清亲儿子罕见露面!书

曾经的“国民媳妇”海清,如今已经成了“国民妈妈”,收获了张子枫、

返回顶部广告合作手机访问
返回顶部